我是一个学生,别人都叫我朗姆,不用怀疑,我现在正在开小差(英语课真他妈无聊) 啊,啊,下节是体育课吧,已经拖了十五分钟了······我盯着黑板上方一块浅色的污迹出神,刚刚要去和周公约会时,同桌——那个头发乱糟糟的小鬼,突然暗搓搓的用笔帽戳我的右胳膊,并划出“A”的字样。了然,站起来简洁的单字母完事。我看着那坨肥腻腻的肉球用一种“我很满意”的方式颤动着,颤动着,颤动着抖出来之不易的“下课”二字;一下子像是脱了水的鱼儿一样,瘫到桌上,把脸对向右侧的人,扯出个‘感激不尽’的笑,“谢了,哥们儿。”  他摸了摸鸟窝状的天然卷“得,下午的生物靠你了,同·桌~”却是一脸得意。我一脸不爽的靠过去揽住他的肩作哥俩好状,“当然。”憋不住的笑意溢出嘴角,鸟窝头也笑出来声,只是那时我们都没想到,我们和下午的生物课无缘了。

在我们冲向操场半小时后,也可以说是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前十分钟;班上一哥们儿连拖带拽的把在树荫下乘凉的我拉向篮球场,一边用嘹亮的公鸡嗓大吼“人齐了!开局!开局!”  “WOC你什么意思啊……”等我吐槽完,回过神来,已经站在篮球场上,还穿着校服外套。[=_=]我突然什么都不想说了。还好公鸡嗓球打的意外的不错,我懒懒散散的晃到对面打算来一发助攻——suddenly“全体同学请注意,全体同学请注意;请一年C班,D班,E班的新生于今天中午十二点三十五分准时到各班教室报道。通知再播诵一遍……”姚·讨厌·永远的更年期·教导主任·老女人·文倩·老师尖锐刺耳的嗓音在全校360度无死角全方位环绕式音响里响起,吓得我一个不小心把球扣进了篮筐。“有你这个惊吓法的么?”耳熟的轻佻语调从左后方传来。虽然有些好奇鸟窝头是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的,但我可以确定以及肯定我大概应该可能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。“全都说出来咯~”凉凉的声音如是说。“……”[觉得生无可恋了怎么办?在线等]无所谓的耸耸肩,瞥见路过的班花,顺嘴吹了个口哨,下课铃响了。想着刚才的通知,我没有和公鸡嗓他们一起跑饭,坐在休息长凳上灌着西柚味的运动饮料,有人走了过来,在被阳光晒得发烫的水泥地上投出大片的阴影。“


评论
© 胸无大志/Powered by LOFTER